“文化思南”是如何打造的:思南公馆的“十路大军”

原标题:“文化思南”是如何打造的:思南公馆的“十路大军”

思南公馆,不是闻名遐迩的“老洋房”群,不是上海倾十年心血成片保护下来的一道历史风貌么?这怎么驻进了“十路大军”?是的,这两年来,思南公馆一手打造“文化思南”,一手建设了由市新闻出版局、市作协、市科协、市体育局、交大医学院、瑞金医院,上海广播电视台、久事集团、世纪出版集团及投资运营方永业集团等十家党委(组)组成的区域化党建联席会议平台,以党建确保文化的方向,由文化为党建搭建更丰富的平台,得到了中组部的高度评价。

“十路大军”为什么要进驻“老洋房”?因为文化的发展与繁荣有个方向问题。为了不让历史风貌建筑变成冷冰冰的“房地产”,为了不让公共财力修复的成片“老洋房”成为一家一院分割的封闭“私宅深院”,思南公馆突出“文化思南”主题,使之成为城市历史风貌社会化保护发掘的魂魄,每周一会的思南读书会已举办254期,作为文化旅游新地标的思南书局,在每周一次的露天集市的基础上,终于落地为思南书局实体店。四年多来思南读书会、思南书集、思南书局快闪店汇聚了数十万阅读者。

思南书局

在思南公馆,仅去年一年,日均一次的公众性开放性文化活动就举办了525场。但是文化再繁荣再热闹,走向究竟如何?对于起始于上世纪20年代法租界的思南公馆,确有那么一点“敏感性”,我们说上海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最佳实践区之一,她的文化发展,应当具有社会主义现代化特大城市的鲜明特征,应当是既传承历史,更面对现实,且走向未来的先进文化,对于思南公馆这片百年“老洋房”,他所保护发掘的也是中法两国人民的劳动成果及智慧结晶,它所打造的更是新时代的文化新品牌。总之,不论是思南公馆还是咱们上海,显然都不是什么简单的“复旧”啊,一味的“回归”啊等等。比如,我们要发展文化创意产业,会有一点“怀旧”,但决不是把问题文人的“阳台”、“茶舍”等等当成楷模,不是“向往”据说那么“令人神往”的“民国”尤其是租界文化;又比如,我们要发掘传承乡土文化,那也不是再来建宗祠、续族谱、读“女德”啊。总之,文化是要繁荣的,但既要避免“文化搭台”什么“唱戏”之类的庸俗化,也要防止一味地做“申公豹”,退回早已过去了的时代那样一种倾向。思南公馆这个敏感地带进驻了“十路大军”,区域化党建确保了党管文化,管方向,把握好文化繁荣的本质,分析与扬弃好文化的精华与糟粕,组织好文化发展的人才队伍,这一条值得我们思索。

“十路大军”进驻思南公馆让“老洋房”焕发出了青春。

“十路大军”驻进了“老洋房”,也为党建本身提供了新天地。党不是关门自娱的俱乐部,党建也不是卡拉OK,党建要围绕党的中心工作去加强,要在为群众办实事中升华,
平特6+14438。群众的需求是多层次的,人的全面发展固然要以生存为基础,同样也要有中高层次的精神文化需求。不能把党建特别是较发达城市中的为民服务,仅仅或仍然主要停留在解决群众吃穿用的层面上,党组织要关心各阶层群众包括改革开放中形成的新的社会阶层的文化需求,这是他们“衣食足”之后急迫的发展需求,更是我们追求高质量发展高品质生活的必然要求。思南公馆的“十路大军”中,多有文化科卫单位的党组织,他们形成合力,以思南公馆开放平台为舞台,共同为各阶层各地区公众提供公共精神文化产品,在发挥党组织这个最大的政治优势同时,使党建本身也加强了新的用武之地与发展空间,这一条同样值得我们注意。

写下这篇感言之时,延安文艺座谈会已经召开76年了。我们的文化,早已不是“山沟沟”里了,但是文化发展的方向问题,在新形势下仍然存在,所以《讲话》仍然要读,方向仍然要把握。

(本文原题《思南公馆为什么进驻“十路大军”》,作者系《解放日报》评论员。)